隔了好久终于才看霸王别姬,以为是三个小时多一点看不下去,但是从开始看我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影响,一开始师傅的恨铁不成钢。虽然做法看起来有些非议,但是是那个时代没有办法的事情,生活在中国的动乱年代,各自为了讨生活,全是孤儿师傅不严厉怎么能教导出精髓。霸王别姬,中国式英雄的悲哀,我们都在惋惜项羽的悲哀,性格的失败,但正是因为他不是最后的胜利者才引起人们的崇拜,仿佛也在按照人物的性格。
    一开始的太监其实很多是心理阴影,熟知历史的都知道太监往往有权了之后都会心理变态去弥补些,说是同性恋不那是一种美,中国古代皇帝汉代开始很多同性恋,为什么长得像女子,出落的像女子就是美。美有什么不好的呢,为了极致的美而死就是最高的。
   菊仙才是这部片子最重要的角色,被生活的无奈磨练出了超高的情商,处处维护着蝶衣和小峰的关系。没有他们就这二个性格都要完。
   蝶衣的美就在于他对艺术的追求,无论是不愿承认青木极力维护艺术,我觉得这才是正确的艺术的最高追求不就是这样的吗,虽然最后他没有适应新时代,但是这才是他作为传统艺术的坚持。在暗示新文化与旧文化思潮的碰撞!
  总的来说这不部片子探讨了意识形态,思想,哲学与金钱。那个时代真的没办法所有的人只是那个历史车轮中不幸的人,无论那个党执政,其实暴力永远是错误的,是谬论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这样前卫的片子,选取了中国的国粹,最令人启齿的年代,仿佛走过了漫漫长河,实在是太棒了!

这部我们国家电影里的经典之作,如今我才第一次看,看得不是特别懂;但这部影片用将近三个小时跨越了不同的年代、将社会、历史、文艺、人性揉杂在一起,能拍成这样的高度,实属不易。这部片子拍摄于1993年-我出生的年代,据说是当时的最高票房拥有者,然而,24年过去了,这部电影成为了陈凯歌的巅峰之作,也成了国产电影的经典。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们的电影拿得出手的却屈指可数、越来越少,大咖们也都回归电视荧屏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高邈之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看到段小楼揭发程蝶衣、揭发菊仙的时候,很无奈很想哭,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生在那个可怕的年代。人都有局限性,可历史却惊人的相似,文革激进盲目的搞批斗,焚书坑儒式的整齐划一搞样板,批得我们的国粹、我们的科学、我们的文化遗产大破坏,弄得人心惶惶,我们前进了一大步又倒退了一大步,很无奈很可悲。不明白为何那个年代人们为何有鸡血般的斗志、为何那般激进、盲目,子女揭发父母、人人相互攻奸,那是个混沌的年代。清醒者愤而不能言,我佩服于季羡林这样大师级的存在者们,居牛棚而仍能抱有希望。

回归电影,我们的主角-程蝶衣,幼名小豆子,出生在民国时期,年幼时母亲把他送入了京剧班里。但小豆子生来六指,无奈之下,母亲剁掉了他一指,他才得以入戏班子。小豆子被送入戏班一开始我以为是其母喜欢京剧的缘故,弹幕君说是他母亲无力将他抚养成人,也许兼而有之吧。小豆子生得男儿身却是副女儿相,乍一看难分男女,也是这样,师傅让他唱旦角(那个年代讲究传男不传女,戏班里都是男的)。可小豆子认为自己是男儿,因此每每唱到我本是女娇娥一句,他内心难以说服自己,故常遭师傅责打。也曾受不了班里的规矩,师傅的责罚,而和小癞子一起出逃,但当小豆子看到台上熠熠生辉的名角时,他的想法改变了,他想成名,于是乎他又自己回去了。自然又少不了一番责罚,可他就是倔强不愿讨好,宁愿挨打也不愿说出那句-打得好。可我们的小癞子,嘴上说着自己皮实不拍打,但看到小豆子挨打那火辣辣的场面时,他害怕了,他自杀了。那刻,小豆子闪了自己耳光,我不明白是为何,是内疚于自己不该让小癞子再回来?回来后的小豆子依旧不改口,转变发生在师哥小石头那烟斗烫其嘴时,其实师哥是怕他被师傅打得更狠,我不明白为何他那刻松口了。多年后,小豆子摇身一变成为了程蝶衣,成为了大名鼎鼎的旦角,而他人生也在那刻发生了更大的转变。那个年代戏子是被归为下九流,成名的蝶衣被满清遗害-公公猥亵了,据说太监因生理的缺陷总有心理的怪癖。

也许从那刻起,他更加入戏了,他活在了戏里,不疯魔不成活,他也活成了虞姬,想要对自己的霸王从一而终。可蝶衣活在戏中,他的霸王-他的师哥段小楼却活在生活里,当段小楼迎娶菊仙的那刻,他的心碎了。可此刻的蝶衣却还是从袁四爷的手里,用自己换得了承诺给师哥的那把剑–那把在公公府看到的好剑,这就是爱之深吧。说到袁四爷-袁世卿是个戏霸,他对戏颇有研究,他对蝶衣有欣赏也有爱慕。不知道蝶衣遇上他是幸运还是悲哀,某种程度上他可以算作是蝶衣的知己,可也是他让蝶衣染上了毒瘾。

说到菊仙,是个很聪明的烈性女子,她的一生都围绕着段小楼而活。初遇蝶衣,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浓烈的火药味,我一直奇怪对于蝶衣对自己的情感,段小楼难道不知,若知了又是何种想法。看到最后,我觉得菊仙才是蝶衣的知己,菊仙对蝶衣又爱又恨,爱于他的才华,恨于他对小楼的感情,说是恨,实则只是想保护自己的丈夫。菊仙执剑要四爷救蝶衣时,文革剧院讨论剧本时,一句天要下雨了,足见其聪明,段小楼遇上蝶衣是他的幸。在段小楼为菊仙解围的那刻,菊仙决心追随于他,在蝶衣揭发、小楼批斗她的那刻,她的心死了。菊仙与蝶衣,都是真性情之人,而都受到了段小楼的伤害。很难去说谁对谁错,段小楼在被批斗的那刻,想要护家的愿望迫使他揭发蝶衣,而那刻,菊仙却想保护蝶衣,可蝶衣愤而转去揭发菊仙,菊仙的心被两个她最为看重之人撕碎了,可叹可悲。菊仙与蝶衣是两个极大的反差,菊仙是女儿身男儿心,在国民党大闹戏院的那刻,蝶衣一个男儿却没有菊仙一个女子来得勇敢,让人无言以对。菊仙对于蝶衣复杂的感情,也让我对这个角色颇多喜爱。

在情感的世界里,蝶衣活成了虞姬,他以黛玉焚书、晴雯撕扇、以烟雾缭绕的大烟来缓解自己的苦楚。在现实生活中,蝶衣是个偏执狂,对于京剧这门艺术,他有自己倔强的坚持,他的一生就两件事:他的霸王和他的戏曲。他一直活在戏里,但所幸的是最后他醒了,不幸的是他也因此去了,用那把穿越时光的宝剑结束了自己的一生。(那把剑究竟是何意义,为什么菊仙临终前仍要将它保护妥当、仍要送还给蝶衣)蝶衣对于京剧这门艺术的纯粹和执拗成就了他,却也终究是害了他,他看不到时代的变化,他无法放弃自己倔强的坚持,他对京剧爱的痴迷,他活在了戏里。对于小四,时代的变革使得他难以接受蝶衣的管教方式,而急于成名更使他忘恩负义,欺师灭道。这样的黑蛇的出现,除了其自身的毒辣,也和时代大背景不无关系。

最后,不得不感慨:从封建的古代到近代的民国再到现在的新社会,我们的经典文化、我们的国粹艺术人为地一步步走向了衰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努力努力再努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