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小桃花

      蓝宇死了,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为此感到难过。无法想象捍东失去心中挚爱的场景,仅仅是想象在面对蓝宇动也不动的尸体前,他近乎晕厥的悲痛,我已然无法自持。
      第一次见面是在保龄球房,这个十六岁的刚念名牌大学的孩子,因为复杂的家境,被迫想以此获得维持学费和生存的钱。他忧郁不安充满怀疑的眼神令陈捍东的心狂乱不已。然而陈捍东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此生的第一眼,已经将他们的生活轨迹偷偷的重叠了。随后他带他去开了房,蓝宇在这个晚上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陈捍东也因他干净的童子身意乱情迷。他们自己不知道,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他们的命运已经被改写成了另一番风景。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疲惫生活中的英雄理想。

       
       我一直在想,究竟是谁先爱上的谁?是陈捍东对蓝宇独特的眼神,或者年轻身体的迷恋,还是痛失母亲又被继母嫌弃的蓝宇,在孤独陌生的北京,得到了在肉体上的安慰以及很久没有得到的温暖。感情可以毫无预兆的沦陷,再次相见,已相隔四个月份,仿佛是一种默契,思念的柴火已经将他们的欲望点到极高,一个轻轻的吻,便可燎原。我猜想他们应该是在这一晚相爱的,蓝宇的爱,不说,却依恋深厚。陈捍东就不同了,当初只是用着玩玩的心,一下子发现动了真感情,不断地暗示蓝宇: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就不好意思再玩下去了。殊不知,他哪里是在告诫蓝宇啊,他分明就是懦弱,他分明就是在对自己说,不敢爱。

--题记

 

台词:

       我不想将他们的感情称为爱情,我想,只用一个“爱”。这才是最恰当的,只有爱这个字,才配得上蓝宇对陈捍东单纯真挚的爱,只有爱这个字,才配得上陈捍东对蓝宇狂热的近乎疯狂的爱。他们不断做爱,不分白天和黑夜,尽情的吻着,吻着身体,也吻着眼泪。似乎只有在不断地做爱中,才能完成彼此对爱的虔诚。把彼此用力揉进身体,哪怕忘掉全世界。我这才知道,其实仅靠着爱,也是可以存活下来的。书中有一个情节让我感到最为感动,那时蓝宇上学的华中里面,大部分学生都在闹革命,有天晚上还动了枪支,到处都是乱哄哄的,充满了紧张的气氛。他们的家,蓝宇迟迟未归,捍东急了,开着车在北京城乱转,不得已他又回到家门口那条马崖路上,天就要黑了,他的心绝望到了极点。正准备重启汽车去找他时,蓝宇跌跌撞撞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的衣服是沾满了鲜血,陈捍东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已经被吓傻了。后来蓝宇解释到,这血都是别人的。蓝宇为了保护一个受伤的女孩,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帮她作掩护。这着实是陈捍东未曾预料到的,在他眼里,蓝宇顺从文雅,保护别人,这太不可以思议了。晚上,他们紧紧的搂在一起,仿佛是劫后余生,蓝宇用他的脸蹭着陈捍东的肌肤,陈捍东也不停地抚摸着蓝宇,刚刚告别了死亡的恐惧,都在用互相的肉体来证明对方活着。书里是以陈捍东的口吻来写的,他们再一次做爱了。书中如此描述到:
 我抓住他的头发,看着他生动的脸,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失去他!我不能!”我几乎喊了出来。我顺势将他按到在地上,双手捧着他的脸,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爱你。”我说出了对女人都没有说过的,在我认为是非常肉麻的话。我讲得很自然,那是我唯一能想得到的语言。我们再一次沉醉在“爱”的激情里中。那的确是爱,绝不仅仅是“性”,无论世人是如何看待,可我真的曾经实实在在感受到这些,每每回忆起来,我仍激动不已…
 

小田切让:“我想有欲望,什么样的都好,像是“很想吃这个”,或者“想和他做爱”这类的欲望,越强烈越好,否则就这样,看着这个人一点一滴地被死亡笼罩,我想活下去的想法也会随之消失,那样,爱就根本没有意义了不是吗?只有欲望,只是那样而已,所以我需要欲望。”

      这是多么令我感动的爱啊,真挚,纯洁,疯狂,唯一的爱。我的眼眶湿润了。这世界上,难道只有男人和女人的爱,才能承认为爱吗?爱原本是一种最原始的情感,不在乎年龄、性别、贫富,为何要被世俗的眼光捆绑,终世不见天日呢?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陈捍东最终还是没有抵过压力,和一个看起来配得上他的女人结了婚,他去找蓝宇,正式提出分手,之后两人断了联系,无疾而终。当然,故事并未结束,我的泪点被两人的一年后的再次重聚带到了高峰。陈捍东在婚后发现,和自己结婚的这个女人,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好,她挥金如土,贤良淑德只是一种掩饰。更让他震惊的事,女人发现了他和蓝宇的事之后,制造了一份假传真,揭发蓝宇勾引男人,并以此赚钱。蓝宇被迫离开了工作地点,杳无音讯。陈捍东坚决和这个女人离了婚。他发誓一定要找到他。不知道隔了多久,在一个展示会上,他看到另一个与蓝宇极其相似的人,但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是他,蓝宇!两人就这样又在一起了.他们相拥在蓝宇租住的小屋里,两人泪湿一遍,仿佛将这么久以来的委屈和思念都哭了出来,陈捍东留着眼泪说,我真受不了这样,我们结婚吧,我能和别人结婚为什么就不能和你呢?我什么都不要了,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蓝宇的声音是颤抖的:我什么也不要!就要你。

人刚生下来的时候,欲望便一并诞生了,人就会本能地去寻找和吮吸乳汁,寻找活下去的欲望。一个想死的人是没有欲望的,所以人人都怕死。女人们喜欢漂亮的衣服,戴昂贵的首饰,这是一种对物质的欲望;男人们喜欢追求漂亮,年轻,有身段的女人,这是一种对美好事物占有的欲望。再者不胜枚举,吊在悬崖上探险队员求生的欲望;莘莘学子求学奋进的欲望;贪婪官员对于升迁的欲望;浪漫艺术家家对于创作的欲望。从古自今,纵你改朝换代,欲望永不消散,我们本来就浅薄而无味的人生受欲望主宰,却乐在其中,这真悲哀。叔本华早说过:“欲望是人的痛苦根源,欲望永不能被满足。我们离理想越远,自然就会离欲望越近。”如果一旦夺走我们的欲望,扑面而来便是无止境的空虚和苦闷,欲望却如空气一样了无重量,无气无味,不可观,不可称量。

      我知道他们是幸运的,因为彼此爱着,无怨无悔,哪怕最后有一个人离开了,另一个人也可以抱着回忆活下去,直到生命的消亡。我也更理解了杜拉斯在《情人》中的句子: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所谓的爱,哪有什么真正的界限呢?虽然这本小说被归为同志类的题材,甚至被百度打上腐女的标签,但我觉得,它写出了我心里最好的爱,不掺杂任何的名利、世俗。它为爱而做爱,出于最原始的“我爱你”的需要,它就是爱,没有分类和标签。没有任何的复杂。所有爱的原始动力,都只是来自于你。只要一看到你,眼中的爱火便重燃,生生不息,这样庞大的爱。

爱是我不死的欲望

 

爱一个人,是一种欲望,一种想每时每刻和他在一起的欲望,一种假若这个世界只剩我们两个人欲望,一种不停想从他身上索取什么东西一样的欲望,一种想要占有的欲望,爱,是我的不死的欲望,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仔细想想,在一段关系里面,一切伤心,难过,难以忍受,强求,便是对爱的渴求,欲望的无处释放。假装自己平淡地过,安静的活,我们终究还是争不过,逃不脱,对爱的欲望。疯狂的接吻,仿佛要把你吃进肚子里才能安心;疯狂的做爱,仿佛要把你按进身体才能安心。我还是那个我,表面的波澜不惊,内里急流暗涌。走不脱的不安寂寞的心,不死的爱与被爱的欲望。在爱中寻找安逸不容易,甚至不可能,更或者,说是可怜的。

      蓝宇死了,许多年后,陈捍东再次和一个女人结了婚,有了一个孩子。也许只有这样,这篇故事才没有沦为庸俗,才会读到令人到无法忘记。
                                                                                                             写于2015年5月

一颗女人心,一付臭皮囊

十大网赌网址 1

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那个前bar主管,做的一手好衣服,甚至连自己以后的殓衣也做好了,性格温柔而害羞,他对沙织说:“来生一定要成为女人,能任凭喜爱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是多么的幸福啊,这么想的话,死就一点也不可怕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月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来生,也是一种欲望。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