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说,《武侠》是一个大而无当的片名,正如一部喜剧电影要叫作《喜剧》一样。事实是否如此,取决于从哪个角度、抱着何种心态来看待这部电影。如果你明白这是一部意图在武侠电影史上承前启后、对过往武侠电影进行重读的野心之作,如果你已经厌倦或是鄙视惯了毫无理由的满天飞,《武侠》就会变得有意思起来。
     《武侠》能否改变武侠电影的游戏规则?目前不得而知,但它作为一部武侠电影,确实从飘渺的天空回到了踏实的地面。
    无论是“科学武侠”的商业卖点、人物心理的挖掘乃至影片类型主题的传达,《武侠》其实都是一个“疑与信”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是通过金城武扮演的怪捕快徐百九的视角完成。甄子丹扮演的手无寸铁的造纸工人刘金喜,如何能偶然打死习武多年、被列为十大通缉要犯的匪徒阎东生?在行走江湖多年的徐百九的狐疑眼神下,《武侠》展开了“刘金喜会否武功?/刘金喜是否是披着羊皮的狼?”的双重悬念。
       一个人如何将另一个人一击毙命?通过徐百九的仔细勘察和推演,《武侠》以前所未有的直观方式呈现了武侠二字中的“武”字,真实、有趣又如科普片般易懂。此为视觉上的“信”,即眼见为实,但这个“信”是徐百九主观推测的,实际上并非客观,直到刘金喜真实身份的揭晓,观众才真正地“信”了。
       武有了,那么侠呢?你能将一个曾经血案累累如今又放下屠刀的刘金喜称之为侠吗?他想拼命摆脱的“七十二地煞”的不期而至,难道不是让整个故事又回到了如《卧虎藏龙》为个人恩怨情仇搏杀的狭窄之路上?
       《武侠》的回到地面,视觉上的“科学武侠”是外,心理上的“人类基本情感”为内。刘金喜因为一个小男孩遭他毒手之前的哀求眼神和怯怯的求饶声“哥哥……”而如雷轰顶并重归良善,十年之后,他因为这份执守而不杀随时可将他法办的徐百九,而徐百九又因为刘金喜的“不杀”产生对后者的怜悯与信任,进而决定帮刘金喜逃过一劫,不正是最朴素、最普通人类情感互动下的因果关系吗?
       和同为非典型武侠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异曲同工的是,《武侠》从江湖甚至是社会底层切面上完成了对侠义精神的诠释。所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而国也好民也罢,不正是由一个又一个的人组成的吗?忠臣良民或一个幡然悔悟的罪人,不都是一个个血肉之躯的人吗?只要是救赎,只要是止杀,不都是侠之所为吗?

        看完之后,颇为失望。细细想来,失望大概源于以下所述:
        片名《武侠》未免托大。关于侠,司马迁在《游侠列传》说过:“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
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此可为侠者。而“侠多以武犯禁”,遂有武侠。到了后来,又有梁金古所借小说对侠之所
作为在做过不同层面立体式阐释,香港武侠电影对此的继承和发展陋见所限,不敢妄言。或许以下一段更能准确勾勒出大部分人对侠的认识:
“盖侠士,古为善武、轻利、搏命者。浮生于乱世,名噪于道衰。披轻裘,挟长剑,策烈马,引狂歌。或扶弱济贫,救人于“急难之事”;或除暴安良,解国
于“困厄之时”。其言必信,其诺必诚,其行必果。固常以勇武取重于诸侯,以信义显名于天下。鉴侠者之道,立乃立舍生取义之志,结乃结捐躯忘亲之情。今日慷
慨赴危难,明朝热血酬知己。垂其丹心侠骨,上惊天地、下泣鬼神!”(求有识之士给出处)。
       且说《武侠》一片,前半段写徐百九纠结于心中的法义之间对刘金喜穷追不舍,后半段竟笔锋大转,完全变成了刘金喜退隐不成,被迫与恶势力作斗争的老套戏码。叙事上的断裂由此可见。此事暂且按下不表,究竟全片着力塑造的“武侠”刘金喜侠在何处呢?
       作为正方唯一拥有高强武功的人物,刘金喜以武犯禁共有三次,一是在柜坊中出手杀死两名强盗,二是无奈之下大战两名七十二地煞高手,三是
最后与BOSS的决战。此三次武的情节中,第一次从动机上来说确属侠义之举,第二次却有些令人怀疑,若不是确实杀到眼前了,刘金喜会动手吗?虽说其出手是
为了阻止第二名的村民被杀,但个人观感影片之前对于其内心感情动机的铺垫似有缺失。到了第三次,格局之小就更与侠无关了,保卫家庭是每个正常男人都必须承
担的责任,属不打不能解决问题之境。如此,本应逐级上扬直至高潮的武侠情节被动机上的错位倒置了,从而也导致观众的情绪无法被逐次调动起来,本应高潮的时
候郁结在心,惩恶扬善,保家卫国的畅快之感更难以直抒。最后片中七十二煞头目被雷劈死,看似因果,实是技穷。技穷之下,更遑论对侠者之道作升华式的思考
了。此为非侠之责。
      虽说无侠,既然打着武侠片的噱头,亦还有些武打的。然而片中武打的存在必然吗?必须吗?作为情节发展的线索,确属必然。刘金喜杀盗贼一场是全片的楔子。如果镜头能拍到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到的过程能够合乎刘金喜误杀盗贼的推测,尔后徐百九的推理再以原来的镜头补充相关细节,追溯出实情是刘金喜蓄意出手却营造出误杀的效果更是推理悬疑片的高级水准。可惜影院不能随意倒退快进,此方面的事情未能深究。至于大战七十二煞两名高手的必然性,囿于影片叙事的断裂,我更愿意认为是为了推进至最后情节的无奈之举。
     叙事的断裂是此片最大的硬伤,刘金喜杀贼,到徐百九出现开始破案,讲解疑点为止,应该说大多数观众对刘金喜的真实身份已早有准备,这就把作为噱头的武侠推理悬疑基调去掉,而留出了大量的空间给创作者对影片主题作深入的挖掘。剧情的走向也不负众望,徐百九在追查刘金喜案件,一方面是刘金喜多次暗示其早已悔过,并提出了社会同谋的高级主题,另一方面是自己过往因同情而犯下的错误导致其坚持法不容情的原则,法理和情义的戏剧冲突彰显无疑。尔后徐百九回到县城要想牒文缉拿刘金喜,又遭到所要贿赂,家庭情义与法理的矛盾等社会现实的阻碍,都似乎要将影片往《同谋者》(注:《武侠》的原名)的
方向靠拢。笔者当时对影片的预期已经是徐百九郁郁返村,妄图以私刑击杀刘金喜,刘金喜身世背景再进一步解开,最终徐百九在剧烈的心理冲突错杀刘金喜(又或
者全家?),成为通缉犯潜逃在江湖之中了。然而就在此时,七十二煞的出现直接废弃了之前所有的铺垫,将影片带入了一个不牵强但粗浅俗套的走向当中。此为似
武之责。
      个人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人。私以为创作者未必是放任如此硬伤视而不见,因为即便是照顾市场之举,亦有很多更好的方法到达更好的效果。只是影片骑虎难下,若确以《同谋者》为题,未免太不河蟹,如此不河蟹,又怎能与你我在大屏幕相见呢?
 PS:作为复出之作,汤唯在这个噱头中表现算是达到水准,妻子眼中那种惊惶中带有哀
怨,哀怨中略显麻木的眼神在本片中足够令人瞩目,只是她关门痛苦那场戏有些差,不过这么小的空间也难为她发挥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