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是个让我疼的片子,白雪皑皑的城墙,争斗而扭曲的却本应美好的青春,无法掌控和选择的命运,都让我心疼。

这点跟皇后不一样,皇帝的龙种全部要亡。皇后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疯子,如妃是对你下手之前会跟你说清楚利害关系,至于接受不接受,后果什么样,全部告诉你,你自己去选择。所以,如妃树敌不多,她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在自保,保护自己的权利保护自己的地位。只是,她的表面工夫做得不好,她不喜欢表面和善,她用这种看起来非常具有进攻性质的躯壳去吓唬所有对她不利的人们,包括皇后。

孙白杨的温柔和体贴,似乎是不分对象的,也难怪,他是医者父母心,但是被医者看来,却别有感应了。孙白杨给尔淳最后一次施针,彻底驱散了寒食散的毒素,尔淳,幽愤又小心翼翼的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那我再也不用见到你这个大夫了”,尔淳背对着孙白杨,眼神却早已向孙白杨飘去,我想,那个时候,尔淳的情愫,已经开始生长。

玉莹是在一个除了母亲疼爱没有温暖的大户人家出生的,即使母亲庇佑,她还是会耍小性子,会耍小聪明。

选择的幸福,等待的痛苦,因为我们会在等待中耗尽激情和生命。

她巴结如妃,心怀叵测,把安茜因为误伤太监鄂公公以及其侄子的事情故意告诉了如妃;

开始

近在咫尺的姐姐,无法相认;

尔淳对孙白杨的爱,从那个夜晚得到了升华。编剧实在高明且用心,畅音阁一出戏,委实精彩。尔淳,终于明白孙白杨对玉莹的爱是怎样,也明白爱一个人,真的是希望他快乐。所以,她从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去承担所有的罪,在这之前尔淳和徐公公有交谈,尔淳问,“义父,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呢”徐公公长叹,“人非草木,一切由你决定吧,我现在阻止你,怕你日后会怨恨义父一辈子啊”,感情的事情,怎么可以由外人来拿主意呢,谁又能谋划得了呢。

纵观全部戏,如妃害死的人一个是出场时候的妃子,还有一个是片中隐射出来的一个妃子。如妃的宫廷斗争理论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爱,就是这样,或许她是个坏人,不值得,或许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去爱,又或者期间误会重重,但是这所有都阻止不了爱阿,爱的路上,就是义无反顾而已。

不是第一次看这部片子,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看她。

下午,我出门逛逛,让太阳晒晒,让眼睛消消肿。

从她机警聪明,不愿卖主求荣的时候;

香浮这个透彻的奇女子劝说孙白杨那段,也极其精彩,孙白杨有句话,说道,“如果一件事要掂量下值不值得做,本身就不值得做了”,是啊,如果,爱,要想值不值得爱,本身就没有爱了吧。

那么玉莹斗呢?母亲要的锦衣玉食即使不在皇宫也可以找到,这么渺小的一个目标不足以支撑她内斗的决心,所以,出轨,也就情有可原了。

尔淳,这个剧中,性格变化最曲折细腻的就是尔淳,一路走来,她学习成长了很多。
最初,她单纯抱着为了徐公公的大计,悉心谋划,显现于小小年纪不相符的心机,如果比作工作的话,她很能胜任并做的很好。本来尔淳,淑宁,沅琪,是为着同一目标的姐妹,可是淑宁的变故,让尔淳知道,在这个游戏规则中从来没有姐妹,为着沅琪,她漂亮的设计了淑宁,可是尔淳得到的不是胜利者的姿态,她为自己陷害姐妹,为沅琪无辜枉死,为淑宁何以如此背弃姐妹之情,困顿不得解,无法解,于是用寒食散来麻醉自己。大家都是无辜,因为大家选择这个游戏本身就是悲剧,规则叫做残忍,只要身在其中,有何避免。

玉莹

最后

我始终觉得她最开始对待尔淳是真心的。

小禄子,最初从他给安茜梳头开始,就看出他的感情,隐忍不得发,小禄子,是个太监,从他十八岁进宫时,他就是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爱,可是他控制不了阿,控制不了。小禄子的想法非常简单,他只是不要安茜离开,只想天天看到她。于是,他告诉说出了安茜奶奶的真相,这个改变了安茜一生命运的真相。

玉莹的好,绝对不是在对待爱情上,何况,她亦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安排孙白杨和玉莹见面的那个晚上,尔淳和福雅,烛下夜谈,“我已经放下了,只是我不知道,原来放下是这样的痛啊”两行清泪,流下。

姐姐和白杨,一直体恤她的目的,没有告诉她这一些痛苦的根源,否则,可以想像出她的结局会被安茜惨很多。

先从孙白杨说起吧,他与那些个女人的纠葛,不论他愿意与否,主动与否,他的御医身份,他的行事风格,注定如此。后宫妃嫔无疑都是寂寞的,而女人这种感性的动物,有的时候,更需要的只是可以依靠的肩膀和倾听的耳朵。孙白杨,是御医,他是后宫女子可以接触到的除了皇上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也算得上善解人意,也算得上刚正不阿,除了他,后宫再有就是些太监,毫不奇怪,这些个女子,寄情于孙白杨,是把对男人的向往寄托在孙白杨身上。

小灵子太监跪在失宠的如妃面前说的那番话可见如妃平时没有亏待这个奴才;

放下和埋藏

她为了玉莹出头,设计使她得到皇后的信任;

姑且不讨论玉莹是不是真的爱孙白杨,因为这已经没有意义,孙白杨,用义无反顾地执著,成全了自己的爱情,也诠释了爱的真谛。

世界上没有傻瓜,除非你把别人当傻瓜,你就成了一个傻瓜。

如果,如果,如玥和安茜在永寿宫有段关于如果地谈话,期间的惆怅,哀怨和无奈啊,世间遗憾,无非如果二字。

安茜是否死亡,片子没有交待,但是从尔淳默默无语的眼泪中,从孔武散发出对未来的美好憧憬的眼神中,在安茜靠在孔武的肩头,绝尘而去的时候,孔武一直赖以给自己带来好运的丝帕飞走了。那是命中注定要见到安茜的,只因孔武一相情愿相信那是属于安茜的;那么安茜如果离去,丝帕也该有它新的归宿了吧。

弄人的缘份

尔淳斗,是因为她要保住养父的一条老命;

孔武和安茜,是我觉得比较温暖的一段,没有冰冷的算计,没有痛苦的拉扯,雪地里行走的那段,脚印重着脚印,手拉着手,幸福的人儿啊。中途安茜为着复仇,别情割爱,孔武伤心,但不消沉,默默保护安茜,固执的从来不称呼她为安贵人,至后来,他了解了个中详情,又立刻飞奔去她身边,带她离开这个红色围墙的世界。

只是,她的温情,她高高在上的时候你看不见,因为她不会觉得有人会对一个失了势的主子鞍前马后左顾右盼。直到她遇到孔武。原来是有人可以不计身份地位去无私帮助一个人,原来这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人留着自己入宫前绣的那方丝帕,缘分注定他是来帮助自己的,注定自己是要被冷漠的皇宫所感化的。

如玥,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我喜欢的一如既往是这样理性决绝的女子。她坦荡的跟安茜说到,喜欢孔武,也很理智的知道,孔武心属何处,最后,孔武同时抓着如玥和安茜,如玥一再催促孔武快离开,孔武依然犹豫,如玥大呼“孔武,如果到了外面,你只能选一个,现在就抓住那个人的手”,孔武一怔,瞬间,握住如玥的手微微松动,如玥愤然主动挣脱,“你们快走”,遂有泪出来,何其聪明的女子阿。

若是玉莹的孝顺以及楚楚可怜的境遇让安茜出手相助还情有可原,那么,说起孝顺,尔淳也不为过,说起楚楚可怜,福雅并不为过。仅仅是因为玉莹有了这样的双重身份才使得孙白杨对她的眷顾转化为了爱情?

在这个女人戏中,男人似乎是个陪衬,所以,孙白杨的爱情,我更觉得是个像个女子坚韧的爱情,我一直不认为男人可以如此执著。

孙白杨选择发妻,虽然生活平淡,但可以善终到老;

没有人错,可是到处都是错,错,错,所有都因为,从一开始就来了错的地方,只有离开才是出路。

金枝欲孽--四个女人一出戏

孔武是因着那方丝帕,认定这是和安茜的缘份。
可是,最后我们看到这方丝帕,却暗示是如玥所绣。

皇宫是如妃唯一的宿命,她害怕这种斗争,却又离不开这种斗争。可能,如妃在入宫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或者达到什么样的目的,直到她发现了宫廷游戏规则以后,她便欲罢不能,权利和欲望相比较自由和爱情,更容易让人上瘾吧。
 

我很庆幸,我生活在新社会,曾经的桎梏再也没有人强加,所以,爱了,就勇敢去爱吧,去争取,这是我们可以掌握的。

孙白杨道:凡是为求自保,却又喜欢惹是生非的人,其实是跟自己做对。

林保怡,这个小眼睛的男人,貌不惊人,但是总是可以蕴含很多力量,几乎可以胜任任何角色,从大时代开始,就看好他喜欢他,这些年来,他似乎从来未老过,这首歌,他道出的正是孙白杨的情劫。

聪明的安茜,怎么会料不到她做这些决定,是注定要牺牲很多人的性命和很多人的幸福的。可是,这一切是她想要争取的嘛?斗垮了皇后,奶奶也不能复生,而自己却一辈子身在宫闱还是身陷囹圄?

三段执著

孙白杨选择香浮,虽然贪慕风尘,却可以幸福一生;

只是,我还是想知道,如果,如果当初孔武最初就得知丝帕是如玥,是不是他们也成就一段缘呢?

体验过人世间最痛苦的分离,自己视若同胞的妹妹被视若同胞的姐姐害死,自己出手陷害这个视若同胞的姐姐;

梦半醒,我方知这样寒冷
何谓爱,无非凄风苦雨间
流着血,红着眼
就算多转几个弯
明日纵酒醒,宿醉未散
寻常一对到头来,毫无乐趣
然而呼喊痛苦拉扯可是对
为何烧到猛火里
我都不介意伴随
话我知,这生醒了又再醉
问苍天,有几多快活儿女

从她跟孔武相逢陌路,开始谋算复仇的时候;

爱,就是这样盲目,即使她自私,她骄横,甚至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他还是爱她,不离不弃,即使他为了了结孽缘,断了手指,即使他直视她的泪光波波的脸庞是,仍然坚持说“不留下”,即使他用了所有理由和勇气来说服自己强迫自己离开,可只要一听到她的安危有恙,就奋不顾身,是的,奋不顾身。正如歌中所唱“为何烧到猛火里/我都不介意伴随”

如妃色厉,却不内荏;

姐妹同路,尔淳的姐姐福雅,更是痴情了得。7年前,自见到孙白杨,就决定做个弱者,来赢得这个大夫的照料,不惜自己的生命和前程。怎样的坚持呢,她对孙白杨一无所求,甚至表白也只是到生命最后一刻才吐露。好在,福贵人,有爱,对孙白杨的无尽情爱,对尔淳的姐妹之情,足以慰藉,无需要挣得什么,她好好的经营和生活在自己的爱的世界里,没有怨恨没有仇恨,福雅是清秀脱俗的美好,是个大智慧的隐者。

片子从最开始让黎姿饰演玉莹这个角色,就是为了突出玉莹的美貌。张可颐小家碧玉清秀可人,佘诗曼形容大气机灵有余,只有黎姿,虽非风华正茂五官出落的精致细巧,说是美人,一点不为过。

尔淳,爱孙白杨,所以嫉妒玉莹,但是针对玉莹,更多还是由于徐公公大计所需。所以,最后才会有安排孙白杨和玉莹的见面,以及后来出宫逃走。

她懵懂无知,安茜的一番好意都被她责怪;

像是为了下火一样,我发狠般的用整整一天加上一个上午,把这部戏看完了。近乎一种折磨被虐的感觉,我终于看完了,眼睛酸涩,腰板疼痛,甚至恶心阵阵,我看得太过猛烈。总是这样的,每当我无聊郁闷的时候,就会用用看电视剧的方法来谋杀时间和疲惫身体。

2008年09月22日 星期一 14:56金枝欲孽

孙白杨这样的男人

玉莹最让人心疼的日子也就是她失宠的日子,再加上有一个病重的母亲需要依靠自己得势以后才能过上好日子,更是让人心疼,所以,安茜才会助她一臂之力,在尔淳得势以后嚣张的日子里,孙白杨才会帮助玉莹。

事情平息后,尔淳常常与福雅散步聊天,特别喜欢她们在雪地并肩而行的场景,温情十足,因为姐妹的感情脉脉流淌,因为两个女子在学着将感情海阔天空。两个宫女的风筝缠住了,争争吵吵,尔淳看到,上前去,“让我来吧”,她一把扯断了线,两面风筝,呼啦向高空飞去,画面拉得很远,尔淳遥遥望着,“有时候,放手未尝不是件好事”,一旁的福雅,无限怜爱看着眼神迷离的尔淳,默默。

很多人喜欢如妃也正是因为她的这番变化。由荣到衰,与其说是一种宿命,不如说是一次历练;由衰再到荣,与其说是一种轮回,不如是一次思想升华。

孙白杨是个男人,虽然在我看来,香浮和福雅的美一点也不逊于玉莹,但是在孙白杨眼中,玉莹的美是无人能及的。这样一个美人在自己面前曾经宽衣解带,骨子里的媚使得孙白杨心思荡漾,何况,他从来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玉莹的美色与狐媚是最终俘获孙白杨的最大筹码。

玉莹不可能去喜欢任何一个男人,尤其是老的掉渣的皇帝,皇帝在安茜眼里只不过是报仇的工具,那么在玉莹眼里,也只不过是自己得宠得势的工具。孙白杨呢?

其实,孙白杨只有这两种选择可以善终,白杨不知道福雅痴情于他,不惜饮鸩止渴也只为了见一见心爱的人,尔淳是她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渠沟。

这一切,都是雪中送炭的美德。不管这个帮助过的人对自己有没有利用价值。

她的失宠源于她的嚣张,但如果她不嚣张跋扈就不可能得宠那么久;

小禄子的死是一定的。安茜用小家碧玉的聪明去跟老奸巨猾的皇后斗,有点蚍蜉撼大树的意思,小禄子临死前的那番话,听得让人心碎,没有资格去爱上任何一个人,却爱上了一个心比比干多一窍的人,为了让她可以长久留在自己身边,帮她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也帮自己选择了一条黄泉路。

安茜是让人心痛的,

是安茜不识时务?还是皇后心狠手辣?

记得这句话只因触景生情,总结的非常精辟。

至于封为贵人以后对玉莹的一系列打击,则完全暴露出这个女人的内心狭隘。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去打击别人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越显得自己争强好胜往往会成为强手们的打击对象,那个时候如妃倒了,否则,尔淳根本不能自保。也往往可以得到一些正义人士的倒戈。在玉莹被冷落的日子里,孙白杨和安茜非常坚定地站在了玉莹的身边。说起来,这都是尔淳自己造成的,白杨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如果你把所有人都当成是你的敌人,那么所有人就一定会成为你的敌人。

爱一个人不是应该要她幸福么?

玉莹是小聪明,所以在对待如妃问题上才会树大招风,被尔淳设计后,终于失宠。开始韬光养晦。

在宫廷中斗争,需要一个目的,皇后是因为爱皇帝,不希望他太多的爱分享给别人;

皇后也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只不过即使是自己人,下手也非常狠毒。安茜被对食配给鄂罗哩,站在如妃的立场上,是安茜自己不知好歹;

当然,尔淳其实是可怜的

所以,面对福雅,尔淳表现出的善良,一来,天性中的姐妹感情不自然流露;二来,福雅对自己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一个弃妃;三来,在对孙白杨的爱恋中,两人有共同接近他的目的,孙白杨挂念的人作为对他有感情的人,尔淳理应挂念。

她的得宠源于她的心思,只要在皇宫,只要自己没有死去,总有咸鱼翻身的那天。

玉莹是个蠢人,分辨不出好坏善恶,引火自焚是自己认为高明的手段,结果却害人害己。

同样的境遇,福雅选择了沉默,成全了尔淳;小禄子选择了告知,终结了安茜。

安茜给自己选择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是孔武不希望看到的,是玉莹不希望看到的,是尔淳不希望看到的,是皇帝皇后和如妃不曾想到的。当然,这一切是小禄子造成的。他告诉了安茜这个惨无人道的消息,逼得安茜往这条没有回头的路上走。

这样可怜而幸运的人,最后的结局是全身而退,导演也觉得赋予这个人物的背景过于悲情,若把她身上的枷锁全盘舍弃,也许真的可以完成如妃那个海阔天空的心愿。

她因为要保护尔淳和孙白杨,不惜划伤自己的手来掩饰血帕的由来;

安茜

安茜斗,是因为她要给自己奶奶报仇;

孙白杨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福雅喜欢他,尔淳喜欢他,香浮喜欢他;玉莹也喜欢他。家里还有一个痴心的老婆在等待他,片中的主人公悉数跟他过招,就不要说跑龙套的路人甲乙丙丁了。

尔淳问:孙大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做对?

她知道钱能通财,殊不知会得罪同样使钱的主子们;

作为一个大户人家小妾生的女儿,若没有父亲的眷顾,是相当没有地位的。即使她生的再漂亮也是枉然。

这句话,对皇后适用,对安茜,同样适用。

她为了一个小宫女,给个对食的太监洗那双臭脚;

她因为要保护尔淳,被如妃配给某太监当对食;

只是,她为了给奶奶报仇,选择放弃孔武,选择留在紫禁城,选择跟皇后斗,选择跟玉莹翻脸,选择了一条不归路,这一切的造成,只因为支撑她心中的爱没有了。

我始终觉得,孙白杨有100条理由可以选择发妻或者香浮或者福雅甚至尔淳,可就是没有理由选择玉莹。

所以这次,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被当作了QQ签名,那是尔淳和孙白杨的一段对话。

进宫全部的目的为了一个阉人,而这个阉人让她们姐妹成为自己安枕无忧的工具,且一生不得相认;

尔淳

从她奋不顾身救尔淳中箭不语的时候

跟孙白杨的事情东窗事发,玉莹最好的结局也是乘乱逃出宫门,过上寻常百姓的生活。但是,她不愿意,她的全部希望就是过上锦衣玉食一呼百应的得宠妃子的生活,而今,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一切都没了。即使最后孙白杨给她陪了葬,我不觉得她会觉得幸福。她的得和失,从来不在自己的运筹帷幄中,她更像一片孤叶,随风飘散,遇到春风时不肯随遇而安;遇到秋风时宿命不可逆转。

如玥

皇后让安茜奶奶消失是想要她可以安心在宫里面扶持玉莹以保持后宫平衡,却不知自己作茧自缚,给自己培植出一个力道不算弱的对手,在如妃崛起以后,她是得道?还是失道?

如妃斗,是因为她嫉妒皇后厌恶皇后,这样一个女人不配母仪天下;

当然,尔淳也是幸运的

是的,我喜欢安茜,只因为安茜从来都是一个愿意去帮助别人的人,即使别人对她成见再深误会再多。安茜是一个宁愿自己受苦受罚,也不愿意卖主求荣的奴婢。她所做这一切,只因为心中有爱,在遥远的杭州,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奶奶。这个爱足以支撑她受到的任何打击,坚持自己的良心,力所能及帮助那些刚刚入宫还不懂事的菜鸟主子们。

这个渠沟,就是玉莹。

要感谢人性中的这种温纯,去感化心思被仇恨占满的人们,无论是对于大清朝的宫廷,还是对于现代社会中因为利益分不清真相的人们。

如妃善于运用“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兵法来未雨绸缪宫中的人和事。

如妃没有因为扇子问题对玉莹落井下石,是因为如妃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与其踩她不如抬她;

从她得知奶奶被害,被玉莹控诉她的虚情假意的时候;

不同年龄或者不同经历的时候看这部片子的心境是不一样的。

我们假设,皇后不是那么独断专行,不是那么思想狭隘,也不是那么作茧自缚,她没有弄死安茜的奶奶,而是真心实意地对待安茜,那么这一切的悲剧会不会造成?

尔淳后来害死跟自己有共同目标的姐姐淑宁,只因为淑宁自己行为不检,借机铲除了可以得到圣宠的另一个有共同目标的妹妹沅琪。尔淳如果真的一心为徐公公着想,是不应该出手解决掉淑宁的。因为,她自己根本没有胜算可以得到圣宠,面对如妃,面对玉莹,还有面对很多路人甲路人乙的竞争。尔淳这样做,在徐公公这边,就是少了一半蒙圣宠的机会,而对于尔淳,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淑宁可以对沅琪不利,早晚也会对自己不利,与其等到自己受制于人,不如主动出击,先铲除这个祸害。从这点来看,尔淳做得没错,我可以不去害人,但是我不能不防人。

我不喜欢尔淳,从来都不喜欢,大概是从最开始她要陷害玉莹,第一印象,她就是一个处心积虑心术不正的女人。虽然观众可以容忍她是一个傀儡,被人驾驭,但是,片中的女主人公们不能容忍,因为,这是以侵害她们的利益作为前提的。

要去爱一个自己不知道爱不爱的男人保住一个阉人,而自己深爱的人却永远不会爱自己;

如妃是一个不讨巧的角色。

如妃是一个厉害的女人,这个厉害并非说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你要想当如妃的敌人,她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当然,你要想当如妃的战友,最好让她觉得自己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